四川快乐12 200期走势图

大時代的西昌歷史記憶| 邛海-螺髻山 1128.1平方公里的涅槃

2018-07-12 16:21  來源:涼山日報全媒體  責任編輯:楊童旖

 楊升庵曾夜宿過的瀘山。 本報記者 鐘玉成 攝

楊升庵曾夜宿過的瀘山。  記者 鐘玉成 攝


通過治理,邛海已成為各種鳥類的天堂。   本報記者 鐘玉成 攝

通過治理,邛海已成為各種鳥類的天堂。  記者 鐘玉成 攝

 

涼山新聞網訊 從2006年正式啟動新一輪規劃、修改和報批程序,到2018年接到國家住建部的函,耗時12年,《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8—2035年)》終于正式出現在世人面前。在此過程中,歷屆市委、市政府領導對它傾注了大量心血,多次往返北京匯報情況。

 

這部涉及西昌、普格、德昌、昭覺4縣市,覆蓋面積達到1128.1平方公里,決定未來17年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保護發展大局的規劃,將造福一方百姓,成就一方建設和發展。

 

很榮幸,我們都是這部涅槃大戲的見證者,也是受益者。

 

上世紀九十年代小漁村吊腳樓。本報記者 冷文浩 攝

上世紀九十年代小漁村吊腳樓。本報記者 冷文浩 攝

 

明,嘉靖十八年。

 

那一年的農歷六月二十四晌午過后,年過五十的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楊升庵(也即楊慎,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區人,明代著名學者和文學家)和隨從幾人,寥寥草草地抵達建昌城(現在的西昌市)。他們是從新都老家省親回滇,途經這里的。

 

在煙波浩渺的邛海湖畔,他在建昌衛指揮官和一眾文人雅士的陪同下,循著灌木和松柏間雜的湖邊,享受著大自然饋贈的愜意和難得的休閑時光。寒暄、問候、吃了飯過后,他和他的隨行者一道,夜宿瀘山。

 

多年以后,楊升庵還記得,那天晚上,建昌城浩瀚的星空下,那些繁星一樣從四面八方山上次第亮起來的火把,把他貶謫云南保山的愁緒燒掉了大半。

 

這從他流傳后世的七言詩《夜宿瀘山》可見一斑:老夫今夜宿瀘山,驚破天門夜未關,誰把太空敲粉碎,滿天星斗落人間。

 

那是他唯一一次經過大涼山后來的中心城市西昌城。

 

現在,這首大氣磅礴的詩,以已故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的狂草體為原版,鐫刻在瀘山光福寺前門的照壁上。

 

多年以后,人們在每年農歷六月二十四打起火把狂歡時,肯定會想起這位曾經在西昌瀘山上留宿過一夜的文學家,想起他駐足瀘山山腰,饒有興致地觀看著邛海周邊那些起伏的山腳下,沿著蜿蜒路徑舞動的火炬時的情形。

 

479年后的2018年3月底,當《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的函》送達西昌市邛海瀘山景區管理局安全漁政科科長楊林和同仁手中時,他們和楊慎之間隔著400多年的歷史空間,再次被重新連接。

 

住房城鄉建設部同意了西昌市上報的《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8—2035年)》。這個明代四川地區唯一的狀元楊升庵曾經贊美過的地方,變成了時代大潮中,備受關注和熱捧的旅游勝地。如果楊升庵能夠通過某種訊息得到這個消息,可能,他會為之感到欣慰吧。

 

楊升庵應該不會想到,自己曾經游覽過的地方,479年后將作為一個單獨的板塊進行重新規劃和設計,還將隔壁普格縣、德昌縣和昭覺縣的螺髻山、博什瓦黑部分風景區也囊括其中。現在,從國家層面得到肯定和支持的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面積達到了1128.1平方公里。其中,核心景區面積達到85.37平方公里。

 

邛海—螺髻山一脈相承,這個曾被古人盛贊過的地方,再次煥發出奪目光彩。

 

因為事關邛海和螺髻山的長遠發展,為了這1128.1平方公里風景能永續利用,《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的起草、修改和最后定稿,耗時12年。對于400多年前的古人來說,這份承載了現代人智慧的規劃藍圖,其巨大的工程量是不可想象的。該規劃將時效性延伸到了2035年,從2018年開始,要用17年時間完成一場涅槃。


揪心的景致:

邛海的“破相之殤”

 

1993年夏天,邛海邊,月亮灣。那棵倒斜在水里的大樹邊上,詩人王洪軍躺在椅子上望著平靜的湖面發呆。

 

離他幾十米遠的湖面上,以木頭為基樁,4個吊腳樓立在水中央。人們三三兩兩結伴兒在吊腳樓上打麻將、吃燒烤,一天的休閑時光就此拉開或者結束。

 

沿湖邊巡游一遍,這樣的吊腳樓和不時出現的燒烤攤、農家樂,在王洪軍往后的《游邛海》日記體詩歌里,隨時出現。

 

但有些事物沒有出現在王洪軍的詩歌里,包括邛海周邊滾滾泥沙傾斜而下,漁民們在湖中用網箱養魚,農田耕作中隨意使用化肥農藥,農家樂直排污水進入邛海水系里。

 

邛海的“破相之殤”此時已經完全顯露。人們在“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理想國里,將生產生活垃圾和無序開發造成的惡果,一并丟在這位美妙少女身上——《涼山日報》就曾經在2001年刊登新聞調查報告《邛海,第二個滇池?》,發出了“先污染后治理,邛海會不會成為第二滇池”的詰問。

 

上個世紀三十年代,邛海水面為41.6平方公里;六十年代縮減為38.88平方公里;2001年以后,更是“濃縮”為20多平方公里,水質從地表水Ⅱ類降至Ⅲ類……

 

水域面積遞減和水質下降的速度,何時是盡頭?現實以一種殘酷的方式撕裂著邛海在人們心中的美好形象,讓愛著她的人倍感揪心。

 

作為母親湖的守護者,州市各級相關部門相繼投入人力物力進行大規模調研和摸排,出謀劃策,發出了“保衛邛海”的號召。

 

從無序發展,到規劃引領建立邛海生態建設體系,一場戰役就此拉開。


驚醒的人們:

打響邛海保衛戰

 

母親湖,是滋養人間靈氣的處所,她的生命軌跡散發出的光芒,會直接影響到我們生活的質量和高度。

 

治理邛海湖,必須加入一味科學的、健康的發展理念作引子,方可達到確保她的純潔和可持續開發的目的。

 

驚醒的涼山人開始行動,痛定思痛的西昌人開始動筆,功在當下利在千秋的邛海保衛戰,就此拉開。

 

堅持立法保護,健全邛海生態建設法治體系是首要。

 

涼山運用民族自治地區立法權限,于1997年3月26日涼山彝族自治州第七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1997年6月16日四川省第八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批準,出臺了全國少數民族地區第一部生態環境保護法規《涼山彝族自治州邛海保護條例》,制定實施《邛海瀘山景區村(居)民建房管理試行辦法》《邛海瀘山景區經營許可證管理辦法》等,為依法治湖和保護邛海流域生態環境建立法律法規體系。

 

2006年以來,歷屆西昌市委、市政府堅持把邛海作為全市的核心生態資源,在省、州黨委政府的關心支持下,先后投入資金60億元,實施了以打贏“七場攻堅硬仗”為重點的邛海生態恢復整治行動。

 

在環境綜合治理中,西昌把重心放在邛海周邊社區和農村污水、垃圾的綜合治理上,以全面實施“清潔家園、清潔田園、清潔水源、清潔能源”四大工程為載體,加快推進邛海周邊“四鄉一鎮”農村面源污染整治。對大興鄉、大箐鄉、高枧鄉、海南鄉、川興鎮實施農村連片整治工程,項目計劃總投資估算為14355.81萬元,2018年12月底之前完成。新建污水處理站17座,修建完善截污管網204726米,通過完善農村環衛設施,逐步改善邛海周邊鄉鎮農村面源污染現狀。

 

同時,以污染源治理和水質保護為核心,系統實施邛海流域生態整治,制定《西昌市進一步加強飲用水水源保護工作方案》,成立飲用水水源保護工作領導小組,扎實開展飲用水水源保護,大力推進低碳減排,取締非法燃油運營船、漁業作業船,嚴禁機動車輛進入濕地,游客接送全部使用電瓶車,采用太陽能路燈照明,整治規范周邊經營性場所,徹底清除邛海網箱養魚和吊腳樓,消除影響飲用水安全的各類隱患及威脅飲用水水源安全的突發事件。

 

通過一系列措施,實現了退田還湖、退塘還湖、退房還湖,邛海濕地已成為海鷗、白鷺、野鴨等幾十種鳥類的理想棲息地,邛海水域面積從不足27平方公里恢復到34平方公里,湖水水質從Ⅲ類全面恢復至Ⅱ類。邛海濕地還被評為國家級濕地公園,并被列為國家級旅游度假區。

 

市委、市政府持之以恒推進邛海生態環境保護之舉,為西昌人民留住了邛海濕地這個“國家級寶貝”。

 

“邛海保護得很好,看得出黨委、政府在生態文明建設方面的用心用力。”2018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西昌時,對加強邛海保護的鞭策和肯定之語,激勵著涼山各族人民,也給西昌市提出了生態建設新的要求。

 

科學的規劃:

用時12年千呼萬喚始出來


2016年夏天的一個中午,北京國際機場。

 

當西昌市邛海瀘山景區管理局安全漁政科科長楊林和同行的市領導趕到這里時,被告知,由于天氣原因,飛機暫時不起飛。

 

楊林記得,那一次是西昌市市長馬廷貴帶隊,市上領導和工作人員余明良、伍文江、肖洪俊、王勤、王亞飛等,去北京參加《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修改意見評審會后返程的。

 

據楊林回憶,“中午到機場,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上飛機,到成都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過了。大家當時只能在機場隨便泡一碗方便面,隨時等待上飛機的廣播。”

 

還有一次,市領導余明良帶隊,也是上北京參見該規劃的總評審。返程時,因為天氣原因,滯留北京3天。

 

從2006年開始參與制定《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起,這樣的事情在楊林和參與該項目的同仁工作日程中,成了家常便飯。

 

為了全盤考慮邛海周邊生態發展的科學性和可持續發展,制定一部總體統攬的規劃遠景圖勢在必行。這件事,西昌市早在2002年前就已經著手在做了。

 

經過前期策劃和定位,西昌市上報的《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在2002年得到了國務院的批復,進入國務院2002年發布的第四批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名單。但因為之前的規劃設計里有部分景區存在重置,第一輪總規設計報上去后,未獲得通過,這個涉及邛海、螺髻山的總規暫時擱淺。

 

2006年,西昌即將開啟黃金十年發展大幕,該總規也跟著啟動了新一輪的規劃、修改和報批程序。

 

從此,圍繞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開展的總規設計,開始了漫長的報送、修改、審批之旅。

 

其時間脈絡可歸納如下:

 

2010年,該總規報國家住建部,未獲通過,原因是自然保護區和城市發展規劃區存在交叉設計和規劃;

 

2015年,按照州委、州政府的安排,結合全州總體發展規劃,對該總規進行了再一次修編;

 

2016年完成修編后,經四川省住建廳上報省政府,省政府再上報國家住建部,國家住建部、環保部、國土部等8部聯合對該規劃進行了“會診”,并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見;

 

2017年9月,修改完善的總規再次上報國家住建部,期間,為了加快規劃審批早日得到回復,省政協副主席、州委書記林書成帶上市委書記李俊、市長馬廷貴和市領導宋莉、伍文江等專程到國家住建部進行情況匯報;

 

2018年3月28日,經國務院同意,西昌市收到了國家住建部《關于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的函》,原則同意了該總規的設計方案。

 

從2006年到2018年,為時12年,《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8—2035年)》終于塵埃落定。


明確的目標:

著名國家級風景名勝區

 

如果你有幸從空中俯瞰過邛海及其周邊地區,就會發現屬于《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8—2035年)》框架內的地區,用線條勾勒出來后豎著看,猶如一個強壯的籃球運動員奔跑跳躍準備投籃的身影。其舉手投足間彰顯的力度,猶如西昌市委、市政府誓要保護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可持續發展的決心和態度。


規劃的總體目的和目標非常明確——

 

牢固樹立和踐行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通過對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生態和風景環境科學、系統的保護、培育,游賞路線的合理安排,游覽配套設施的合理建設,達到保護—開發利用—管理三環節的良性循環。力爭把邛海—螺髻山創建成為從風景質量、保護水平、管理水平、游賞組織到游覽設施水平、居民社會發展,均達到一流水準的著名國家級風景名勝區。

 

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涵蓋了西昌市、德昌縣、普格縣和昭覺縣三縣一市的行政區域,共計1128.1平方公里。核心景區包括邛海湖水源一級、二級水域保護,瀘山景區瀘山文物區相關區域,土林景區土林景觀集中區,螺髻山主要自然景觀分布區。

 

風景區內以古冰川遺跡、大型湖泊濕地、民族風情為特色,集自然與文化景觀保護、生態觀光、科研科普、風情體驗、休閑度假為一體。景觀由2大類6中類22小類構成,主要景點85個。其中,自然景點56個,人文景點29個。該規劃期限為2018—2035年,規劃近期2018—2025年。

 

景區在總體規劃框架范圍內又分片編制了《邛海西岸控制性詳規》《邛海北岸控制性詳規》《瀘山東坡控制性詳規》《邛海南岸北廟村區域詳細規劃》,構成了較為完善的規劃指導管理體系。

 

“我心目中的西昌應該是彩色的、親水的休閑之都,有著水墨畫一般靈動、柔和的城市氣質,有著開放、包容的姿態,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自由生長的現代文明。”西昌市委書記李俊曾經發出這樣的感嘆。

 

依照李俊的構想,《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2018—2035年)》所包含的景區景點,應該按規劃實施保護,以規劃控制建設,用規劃指導管理,才能造福一方百姓,成就一方建設和發展。

 

如果說邛海、螺髻山是一部旅游大片,那么可以這樣說,2018年3月28日,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建城函[2018]66號《住房城鄉建設部關于邛海—螺髻山風景名勝區總體規劃的函》抵達西昌時,這部鴻篇巨制就此翻開。

 

讓人感到愉悅的是,我們既是這部大戲的觀眾,更是這部大戲的受益者。 (記者 米贏)


四川快乐12 200期走势图 跑展会卖药膜赚钱吗 天天捕鱼电玩版赢手机 拳击直播在线观看 球琛比分 007国际娱乐 千炮捕鱼那个炮好用 田广双色球预测 微商赚钱的诗 北京pk10网上平台骗局 如何看亚盘